Category Archives: 心理和精神健康

每一個人最大和最深切的需要,就是??

摘錄自《綠葉之源 • 生命之泉》一書(作者:廖偉棠) – 2011年初,我到馬來西亞的柔佛新山探訪一位19歲的癌症患者。他患有末期鼻癌,並接受了化療和放療。他面唇蒼白、雙腳浮腫,顯然氣色不佳。 我幫他做了20分鐘的觸摸療法。療程結束後,他母親驚訝地發現他在微笑,嘴唇稍有血色,雙眼炯炯,臉上煥發一種健康的神采。我所做的,就只是把愛的意念傳送給他。後來他一直叫我回去幫他做觸摸治療。 他的生理反應對我來說並不陌生(我在本地的安寧病院義務幫忙,也經常見到這樣的反應)。但這次不同的是,他在治療結束後握著我的手,對我說:“醫師,謝謝你,我愛你。” 我還聽他說,他每天早上都會向媽媽道謝,感謝她付出時間和精力來照顧他。我回答:“你已經學會了我們許多人得花一輩子來學會的東西。”

Posted in [ Read All ], 心理和精神健康 | Leave a comment

心,灵魂的座位

2012年 6月   当愤怒、威胁之念,或任何善恶念头生起时,哪个五脏六腑最先受到影响?是脾胃?还是头脑? 德国十二世纪治疗师Hildegard of Bingen修女在她的著作Causae et Curae (1994, p.85) 写道:“灵魂住在如等房屋的心中,念头生灭如同出入扇门……念头的力量伸到头脑而被牢牢锁着。”同样的,华人相信『神』居住在心。对患有心肌病的人来说,最能预测心脏事件(如心脏性死亡、心脏骤停、心脏病发作)的指标就是心理压力。压力比起饮食习惯更能提高你的胆固醇。肝脏制造过量的胆固醇而引起发炎,这是由于身体受到压力的反应。我们会选择继续用长期药物压制胆固醇排放,还是对治导致因素的压力? 神经心脏病学是一个新的医疗领域,从这个领域的研究,我们知道患上心肌病和治疗心肌病牵涉的范围不只是身体,还有情绪、精神和心灵体 (Samuels, 2007)。 在这研究领域,美国心脏数理研究所的研究 (McCraty, Atkinson and Tomasino, 2001) 透露,我们的心脏是第一个处理对压力的反应的器官,再导送讯息到大脑。如果心脏把一件事或状况诠释为威胁,大脑就会发出警报讯息来制造压力荷尔蒙。这最终引申发炎,导致血管减弱、血管收缩、粘性血小板、心率上升和血压升高。 研究证明,敌意、愤怒和好斗精神状态都是患上冠心病的高危因素 (Smith, Glazer, Ruiz, and Gallo, 2004)。 根据Hildegard of Bingen修女的看法,愤怒和绝望是最严重的疾病。根据中医学,愤怒影响肝脏。据修女的阐述,肝脏再把‘毒素’送到心、脾胃和肺部。 对容易气愤和生起负面心念的人,Hildegard 修女有几个疗方: 淬火葡萄酒 将约100毫升的红葡萄酒或白葡萄酒煮开。一见汽泡开始形成就加入少量冷水。取出酒,待酒温热时再小口喝。 试试看。这个疗方对许多人很管用。   蓝玉髓 另一个疗方是戴上蓝玉髓手环。(见图) … Continue reading

Posted in 自然医学, [ 阅读全部 ], 心理和精神健康 | Tagged , , , , | Leave a comment